自然教育在中山悄然萌芽夏令营纷纷到户外长知识

    不少社会团体开始观察花鸟鱼虫,留意身边的生物现象,并向大众普及常识。
越来越多的孩子走到户外,认识自然。


    所谓自然教育,是指关于认识自然世界的教育,由专业老师在室内或户外传授动植物知识,启发参与者对自然环境,对生命价值,对人际关系的思考。正值暑期,记者走访了解到,中山一些公益组织或是商业机构陆续开展各种自然教育课程,受到不少家长的青睐。不过有从事自然教育的公益人就指出,目前,中山自然教育还只是起步阶段。软件方面,面对日益增长自然教育需求,中山在自然教育领域指导老师缺口较大;硬件场所方面,中山大部分植物公园仍停留在休闲游玩功能,没有承担自然教育的功能。

需求
    自然教育夏令营常常被“抢空”

    最近,家住东区的邓小姐为女儿小婷增加了一门特殊的课程——自然教育课,利用暑假,他们参加由小榄“天台农场”场主江仔推出的自然教育——暑期五桂山生态探索营。为期5天的夏令营,他们到五桂山感受树木环绕,鸟叫虫鸣,还学会了做竹筒饭,树叶贴画等。

    小婷参加的自然教育课程最近在中山正在悄然流行。近日,记者采访了解到,包括“@hello大自然”、“@毅行城乡互助社”等公益机构都陆续推出自己的自然教育课程。将孩子带回山区,通过观蝉、观鸟等课程,让孩子远离电子产品,重新正视自然生命的趣味,正视脱离现代交流工具后的亲子关系,与同营小朋友之间的交流等。

    “天台农场”的负责人江仔说,今年他策划的自然教育课程就有8期,家长的反响都不俗。他们会根据天气和气候环境,设计晨观和夜观课程,带领小朋友去小溪溯源,自然探索,爬山和野炊等。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夏令营有的由公益机构发起,有的是商业教育机构策划,均会收取导师费用、材料费用等,费用在1000-3000元不等。“我们会在五一、十一、清明等小长假,以及寒暑假推出这样的培训班,虽然是收费,但仍然吸引不少家长报名。”“@毅行城乡互助社”是古镇一家从事自然教育的机构,游学线路有湘西、云南等地,负责人贺敏告诉记者,不乏广州、珠海、江门等地家长报名,中山本地的招生也不俗。贺敏分析,改革开放后成长的70后、80后都是生长在一个“加工过”的城市,他们幼时曾经亲近过自然,而又与自然的距离逐渐疏远,他们成为家长后,恰恰是最能看到自然教育魅力的一代。

体会
    课程开展前导师需要多次探营

    采访中,有家长表示,在尝试过课程后,才发现大自然的美妙和神奇,孩子打开视野,开始捕捉身边大自然的细微变化,这些都是其他课外辅导所不具备的。不过,这些动辄跑到荒郊野岭的课程,安全性仍成为不少家长考虑的因素。

    江仔告诉记者,虽然自己学农业出身,但对自然教育也只是了解一半。目前他设计的夏令营全赖得到多位小伙伴的支持。除了对自然教育饶有心得的罗炯琳,还有多年从事有机种植的陈鹏。江仔说,安全方面是他考虑最多的因素,别小看户外露营,以为只要学会扎帐篷就行了。事实上,地势是否容易积水,附近有没有虫蛇,需在户外旅行领域有多年经验的人才能判断。而另一方面,不少自然教育课程都设置了晨观和夜观,爬山的线路的往往需要导师事前多次踩点,结合季节性特点对安全性有基本的判断。

    贺敏也谈到,像他们设计的湘西、云南等线路,都是导师长年累月去过多次的线路,闭着眼睛都能走出来的山路才敢带团去。尽管这样,他们仍需不厌其烦反复提醒家长和孩子做足安全防范,购买保险等。

    自然教育不等于“野外生存”

    尽管需要丰富的户外知识,不过你以为自然教育就等于野外生存,那就大错特错了。
    本土自然观察微信公众号——“叮咚荒野学堂”的负责人吴娟曾在本报开设丁妈育儿专栏。她还是中山首批家庭教育亲子导师,鸟兽虫木初级自然讲解员,对自然教育有一定的心得。

    她认为,部分机构将户外露营等同自然教育,并不科学。自然教育是让孩子在自然中,认识生物的多样性,尊重生命,爱护自然,并在自然中发展各种能力,打开孩子的感官世界。自然教育和单纯户外运动不同,是需要融入生态教育的理念。“比如,之前五桂山大寮因为人太多,政府不得不封路。很多户外爱好者随意破坏自然,污染环境,这正是缺乏自然教育的表现。”

    贺敏也表达相同观点,他说,在自然教育中,参与者通过聆听、触摸、眼观、描述等方式认识大自然中的植物、鸟类、昆虫等,需要老师设计相关体验游戏。这就给自然教育的指导老师提出很高要求:不但要拥有扎实丰富的自然知识,还需具有课程设计能力、感染力和组织能力。“一般的户外爱好者并不能胜任。”这些从事自然教育的公益人士认为,中山这方面的导师缺口仍比较大。

建议
    自然教育需要政府部门支持

    “我上周想去民政局注册一个自然教育的公益机构,工作人员说不知道应该归那个部门管。由此可见,政府部门对自然教育的陌生。”吴娟谈到,中山的确慢慢有一些从事自然教育的机构,但是要说兴起,觉得还远远没有,只能说刚开始。吴娟对比广州深圳等城市的做法认为,中山在自然教育的方面还远远落后。有一部分原因是,中山有关政府部门仍缺乏有效的行动。

    吴娟谈到,两年前,他们全家一起参加深圳观鸟协会的亲子观鸟活动,虽然协会的设备简陋,但由此为全家人打开了一条走进自然、观察自然的新通道。而在珠三角,不少城市都已经聚集了一群热爱观察自然、拍摄自然生物的爱好者,城际之间经常交流。对比邻近地市的公园,中山的公园目前还仅仅停留在提供一个休闲的场所,并没有利用公园丰富的生态资源来对孩子,甚至是大人进行自然教育。

    “紫马岭公园就是一个很好的场所。我最近一周,每天早上都去紫马岭公园观察植物,在北门旁边发现了一个秘密花园,感觉是被废弃的,原本用来做温室的。里面环境不太好,但是植被很丰富。但是很可惜,一般人似乎很少进去。”吴娟认为,这些资源都没有被有关的政府部门开发并利用。

    除了推送微信,开展自然知识普及,吴娟近期正准备组织十多个家庭在紫马岭组织一场“乐享生活”的自然观察活动。她希望定期举办一些公益的自然观察活动,希望通过影响孩子来影响家庭,重视自然教育。她更希望,民间的逐渐热闹能尽快得到政府部门呼应。

    在谈到缺乏导师方面,她认为,可向企业“化缘”,她了解到,中山有很多从事园林的企业。可一方面回馈社会,另一方面可作企业品牌形象的宣传,可以支持自然导师的培训。“我知道广州自然协会在组织一个自然讲解员的培训,也是企业赞助,全免费的。”

作者:中山在线
发布时间:2016-08-01 13:18:52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关于中山在线 - 中山在线广告服务 - 中山新闻网免责申明 - 中山在线网站地图 - 联系中山在线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Powered by中山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2008-2018 www.zsxw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