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林颖仪的两个灵魂

林颖仪

    “毕业了,我们去当兵!”

    高中毕业那年,南粤水乡的两个女孩悄然盟誓,规划了人生的第一个愿景。两个女生,一个是体弱心细的林颖仪,一个是喜欢冒险的女汉子雪谊。

    梦想与誓约,对于两个涉世未深的女生,或许是美妙的花蕊,风过飘香,一触就滑落。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事故,令这个不经意的誓约变成一粒坚强的种子。

    2014年1月,颖仪和雪谊计划去西藏旅游。出发前,颖仪没有得到家人的许可,因为从小体弱,父母担心她不能经受高寒缺氧的环境。雪谊毅然前行,奔向神奇的雪域高原。不久传来噩耗:雪谊在日喀则突遇雪崩,永远留在了雪山深处……

    疼痛、 自责、悔恨,经过泪水的层层洗刷,身体柔弱的林颖仪变得坚强起来,两个人的梦想在她一个人的心中开花:一定要当兵,去西藏!

■上高原,只为离你更近一些

    2015年,已是大三学生的林颖仪梦想成真,成为入伍西藏的一名女兵。

    7月18日下午,记者在三角镇太平旧街7号一幢二层高的楼房见到了已是西藏山南军分区某通信连女兵的林颖仪。青春阳光、长相可人、身形瘦削,是22岁的林颖仪给记者的第一印象。这个看似柔弱的年轻女孩,身上没有丝毫娇弱之态,聊起自己的军旅生活眼中满是激情与豪气。一年的部队生活中已把她磨炼成一名令父母自豪、乡亲侧目的女中豪杰。

    “性格完全变了,变得像雪谊又不是雪谊。”一位乡邻评价说。

    乡亲们还介绍,十多年来,两个性格差异很大的女孩“像胶水黏在一起”,一同上学,一同玩耍,遇到高兴的事一块分享,遇到大小挫折一起分担。当初,失去挚友的林颖仪在极度的悲伤过后,想起了好友未了的从军心愿,暗下决心选择从军之路。

    “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让我能离雪谊更近一点。”林颖仪说,怀着一种撕裂心扉的激情,林颖仪说服了本不舍得女儿远行的父母。林爸爸说,虽然一开始很担心西藏太远,女儿会不适应,但最后还是读懂了女儿的眼神。

    踏入雪域高原的林颖仪,整个人的身体和心灵都有了奇妙的变化。她变得执着、坚强,也敢于冒险。她告诉记者,“我总觉得多了一份责任,应该多做一份努力。”在营房、在山涧,每每仰望空灵清澈的高原,总要定一份“沿着雪谊行走的路线看看冰川雪原”的计划。

■我是一个兵,病魔压不倒我

    初入高原,困难便接踵而至。作为从小在三角镇长大、从未出过远门的南方女孩,初次入藏的林颖仪遭受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头晕、胸闷、恶心。难受的高原反应和每天8小时的训练让她累得好几次偷偷落泪,但一想起和好友雪谊的约定,便总会重新坚定起信念。“雪谊在西藏时肯定也遇到过艰难的困境,她肯定也努力过。我也不能输,要努力把她的心愿也一起完成。”

    度过艰难的高原适应期后,林颖仪很快进入了“直线加方块”的训练状态。当时部队里存在着“广东人体力和军事素质不如云贵川”的偏见,为了给自己和同行的3位广东女生争一口气,林颖仪在男女同训的低姿匍匐战术训练中以超凡的韧劲获得了第一,令其他人刮目相看。今年1月一次军分区组织的长途拉练前,突发高烧的林颖仪也没有低头,为了向让她留守的连长证明自己能行,她接受简单的输液治疗后,背负20公斤的背囊,行军32公里,靠着自己坚强的意志,最终在拉练中顺利跨越一座座雪山,按时到达目的地。这些看得见的努力,让部队里的同事渐渐认同了林颖仪,也让她在日复一日的军旅生活中对部队产生了亲切的归属感,“对现在的我来说,部队就是一个家。”

    今年1月底,林颖仪被检查出患有附红细胞感染病,持续发烧、全身乏力、虚汗不止,奈何西藏医疗条件有限,没能治愈。几番辗转后,林颖仪回到了中山休假养病。痛苦的治疗虽然让她疲惫不堪,但她总是坚定地说:“我是一个兵,病魔压不倒我。”

    现在,已经痊愈的林颖仪正准备着趁9月份的新兵入伍一同归队,回到西藏继续训练和工作。回想起当初到中山国防教育基地进行征兵检查时,她抬头看见了门口上的横幅:“社会最优秀的青年在部队。”这句话,总让她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激动。而另一个声音始终在催促她:“既然是最优秀的青年,何不情定边疆?”

    那是雪谊的声音。或许,雪山深处的那个人,灵魂在她体内复活。
作者:中山在线
发布时间:2016-07-20 11:49:01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关于中山在线 - 中山在线广告服务 - 中山新闻网免责申明 - 中山在线网站地图 - 联系中山在线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Powered by中山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2008-2018 www.zsxwzx.com/.